一个菜鸡。
农学狗(。)

我不管这热搜是谁买的   “这件事就是起源八组” “八组某些人挑拨离间”    我是真的OJbk的  本来不想发声槽这个事情  营销号搬运的时候自己家了一句“相声界一百年才出一个XXX,你们要好好对他”诸如此类的话  我就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   八组也是个幌子  搬运工收钱了给你偷偷换货了知道吗?

【堂主生贺24h/23h】玻璃墙

*一个书店店长周九良x甜品店店长孟鹤堂的故事

*平淡如水的小甜饼

*第一次参加生贺真的超激动

--------------------------------------------------------------------


这条路真的非常冷清,道路的尽头是两间精致的铺面。


这一带尚在开发,周九良年纪轻轻凭借沉着冷静和优越的管理能力当上了书店店长。一个小众的书店,到底是为了安静的环境还是为了便宜的铺租才开到这一带来了,他真的完全不清楚。


嗨,算啦算啦。且开且看吧,这是不是烫手的山芋也得等放到手上才知道吧。周九良想,至少暂时不用再看前店长的脸色了,多少人盼着赶紧离开...

【堂主生贺24h】

喵了个啦了个咪:

因为看到也有别的小伙伴做了这个活动,所以也预告一发,以防跟别的小伙伴撞车~


宣传在这里  第一次宣传   第二次宣传   第三次宣传   第四次宣传


总之就是明天从零点开始,一直到晚上23:59,每小时一篇作品~


感谢参加的小伙伴们:


00:00 @努力减肥的糖豆 


01:00 @亲一口蒋丞 


02:00 就是我啦~


03:00 @叫什么不吃饭呐 ...

【相二】勇者剑之传说(二)

剑灵A x 勇者N 的奇幻旅程

前文戳这里 (一)

-----------------------------------------


不知道为啥发不出去的(二)目前先走为知链


-----------------------------------------------------


下集可能是论坛体或者两人其中之一的视角吧

勇者难当,勇者剑也是

拿大师剑砍树开矿的乐趣希望分享给大家

如果你们给我小心心和评论我会很高兴的~

欢迎勾搭(没有捉虫太困了先睡一会儿)


非嫉妒言论(?

突然发现自己对一些人会抱有奇怪的期待(?)有一个认识很久的人  和我关系一直不是怎么亲密   而且认识至今联系的次数也就十来次(认识了十几年)  当我听到了近况的时候内心竟然会发出“她居然没有做比这件事更加出彩的工作吗?以她的资质来说真的太可惜了”这个的感慨已经出现了被辜负的难过感(?)  我一直讨厌和疲倦于和她打交道但是我还是不得不承认她的确是个优秀的人  所以当我知道对方毕业去向的时候竟然感到非常可惜………当然我也佩服自己在无法接受对方性格和不能和她有更亲密交往的处境下   跨过了本来存在的嫉妒一栏 对这样一个...

【相二】勇者剑之传说(一)

一个打游戏时候的脑洞,脑洞的时候有点乱七八糟的我努力把他们整整齐齐地码出来。

入坑不到半年欢迎大家勾搭(x

----------------------------------------------------------------------------


“噔噔噔噔噔噔噔——”


躺在地上的nino勇者睁开了眼睛,嚯!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你好,你是这个大陆的第23位勇者。从今天开始,我,天神,将赋予你成为这片土地上最强大的勇者的能量。”


“嗯?你说我吗?”我们第23位勇者此刻正睡眼惺忪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可是你什么都没给我啊...”


“是的,...

烟(竹马,微山,一发完)

“nino,你为什么又在抽烟?”


“你也要来一根吗?”


相叶雅纪回到公寓的时候发现灯全都关着,阳台上模模糊糊的黑影手里有一个橙红色的小亮点,那一定是二宫和也趁他不在的时候跑到阳台吸烟了。


这不是第一次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相叶雅纪发现只要自己离开家外出工作一段时间,二宫和也就会在家偷偷地抽烟。有的时候是地上的烟灰,有的时候是阳台上莫名的焦痕——像是谁无意中摁熄了烟头,出卖了他。但是像今天一样推开门发现那个小小的身影站在阳台上,指尖夹着一根燃烧的烟倒真的是第一次。


“你为什么说又?”


“...........难道不是吗?”...

【谭赵】他有一颗为我跳动的心脏 (一发完)

Warning:谭赵,有凌赵情节

可能会造成不适,ooc有

情节还行,是孟京辉先生作品《琥珀》观后产物

如果有不好是我的锅,影响到你心情的请及时退出

手机码字不易,要是不爽勿拍,要是喜欢就好。

————————走你————————

赵启平记得自己三十二岁那年上海连续下了十二天雨。是不多不少刚刚好十二天,因为他就是在第十二天的时候见到谭宗明的。

谭宗明第一次见到赵启平的时候就被他的脸他的气质震撼了。他拿着一叠厚厚的骨科档案走进新任院长办公室做汇报时,那种面无表情若无旁人的样子,谭宗明想,这可能就是他小情人应该有的模样。谭宗明的心不知道为什么跳动得很剧烈。

他要到了赵启平的电话,赵...

讲真我很不爽一些天天标榜自己三观的人去搞高产的太太 那么多无中生有的东西全凭一张嘴颠倒黑白 不触及到做人的底线 人家三观如何真的轮不到你评价咯 天天讲【三观不正】其实只是和你的不一样而已 别把自己放在三观全正的位置上俯瞰别人 因为也许别人也在背后笑你三观傻逼呢

【楼诚】夜谈

*1945年,明楼和明诚接到指令回到巴黎善后巴黎联络站。

出发前一晚,明诚早早收拾好了行李。

即将离开上海,面对各种未知的危险,他在在那张窄小的床上辗转反侧直到凌晨四点。

还是忍不住打开了灯,他握着钢笔在纸上摩擦发出了细细的响声。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原本应当流畅的语言在此时却结成块,他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细想,明楼此刻估计也是难以安睡。

然而这么一写,似乎内心的不安就此被打散了。明诚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全然没有注意到门外有声音。

明楼不喜敲门。明诚也不喜。

明楼是希望自己慎独的,希望自己时时刻刻都保持端正作风,他不喜骤然扰乱式的敲门。门于他,只是建立空间的结构,不是对着家人...

1 / 4

© 岛田姜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