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田姜丝.

原ID:为谁风露立中宵。

[狄芳]两相忘

脑子已坏,脑洞堪忧

哦两个人最后都没见上一面了

这是最坏的HE也是最好的BE

我到底在说什么请各位心领神会

这篇文写的好烂好烂本来想玩梗写到一半想起自己坑品太烂只好写短篇了。

——————————————————————

狄仁杰没明白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从地宫醒来以后整个世道就变了。

他按照原本应有的发挥,在醒来以后开口问了二宝一句“元芳呢?”“元芳是谁?少爷,你发烧都烧出幻觉来了?!”

狄仁杰无法理解二宝这句话,无论是字面意思还是深层意思,他是没听懂自己在问什么还是装糊涂糊弄自己全然不知。“我问你王元芳去哪里了?我从地宫回来,元芳应该也在那里啊。”

“少爷,你先能告诉我‘元芳’到底是谁吗?”

狄仁杰一下子站了起来,把王元芳细致描述了一遍,心想这下这个二宝还敢给自己装糊涂么。结果.......

“少爷您烧傻了吧,这里就是尚书府啊,您就是尚书大人的儿子,而且,皇上什么时候有了一个小舅子我们都没听说过啊。”二宝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家少爷,心里倒这下坏了,少爷睡了三天给自己整了这么一个玩伴,还硬说自己在装糊涂欺瞒他。“少爷你等等我给你找个大夫看看你的烧怎么样了。”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狄仁杰就没消停过,上蹿下跳地满京城跑说是要“找元芳”,然而京城里的人表示从来没听说过这么一个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谦谦君子,并翻了一个大白眼给狄仁杰,京城四少不是你么怎么的还有多出一个没听过的名字来呢。

狄仁杰也是急坏了,他一开始只是担心王元芳会因为他爹的事情受到牵连,这下倒好,从来不曾有人听说过王元芳这个人了,更不用说议论他的是非功过了。

狄知逊因为这事请了好几次早朝的假,终于皇上也没有办法只好请了一个御医来给狄仁杰诊查,御医说他是得了癔病,自己幻想了一个完美的同伴出来,为了填补自己每天在尚书府无聊的日子带来的空虚感。

至于身上的那些伤,听说是自己发烧发迷糊了,从楼梯上摔下去造成的。

时间日复一日就这么过去了,有的时候狄仁杰甚至已经开始怀疑王元芳是不是真的来自自己脑海中的臆想,是一个虚无存在的人了。只是,每晚熟睡之时梦里总是可以出现那个人的模样,他的一颦一笑,他耍脾气打他,他骄傲得像一只大公鸡一样白他一眼,他抱着王佑仁的尸体哭得很伤心,他躺在冰凉的地面上,脸上全是喷涌出来的鲜血......

如果这个人是假的,那是不是只能说明自己的创造能力太丰富了,如果这个人是真的,为什么偌大一个长安城里都找不到一个能够和自己一样记得他的人呢。狄仁杰觉得胸口闷得发疼,自己刚刚痊愈的身体可经不起这么跑来跑去的折腾。

扬州城里的花还没有完全开放,王家的少爷坐在床边看着那碗汤药发呆。“你们当真没听过狄仁杰这个名字吗?”

“少爷,这狄仁杰是狄尚书的儿子,在京城呢,离这里十万八千里的,你说你和他游历了快有一年的,可你这一年以来都没有离开过家,一直在帮老爷打点家里的生意,会不会是你做了一个梦啊?”

“不可能,如果只是梦,为什么我会记得那么清楚,他最喜欢吃并州状元楼里的脆皮肘子了,他也喜欢喝酒,还很会破案,他还有一个最大的爱好就是泡妞耍无赖......你们就因为我和你们说这些,所以那些个江湖医生就敢来断定我得了病?”王少爷有些生气的看着桌子上一碗浓稠的药汤。

“我王元芳从来不和你们开这种玩笑,既然这个人是真实存在的,你为什么不能帮我查个究竟?”

“不是我们不愿意帮您,只是这狄府是朝堂上的官宦世家,又岂是我们这些做生意的人能够攀附上去探查的。”

王元芳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在地宫被拍了一掌失去意识以后会变成这样,他现在是扬州城富商王佑仁的儿子,虽然爹还是那个爹,城中一帅还是那么的有名,却是和说好的人设差了十万八千里了。

其实地宫里的事情王元芳记不得那么多,他只记得最后他在和狄仁杰一起作战的时候的情景了,此后脑子里一片空白也不容得自己想起些什么了。

只是觉得有些奇怪,自己每次想起那一幕的时候都会有一种莫名的惴惴不安。好像有哪里不对,应该说是很不对。然而也没有什么办法去据理力争些什么了。罢了,今天是验货出关的日子,还是早些去忙吧,这等事情如何纠结得出一个结果。

王元芳把手上的折扇别在腰间,快步走出了房门。

大概过了那么两三年了,狄仁杰和王元芳都不再去纠结些什么了,及时两人的坚信这段过往是真实存在的,但是面对众人的质疑的目光似乎也说多无谓。

如此说来,当年那场惊天动地的游历和平叛过后换来了永不相见和一世的安宁结局倒也不算太虐,一个在仕途上步步高升,一个在商海中大展拳脚,两个人像是不曾见过对方一样过着各自的生活。

纵有烦恼,何以与生离死别相提并论。

还没完,我们倒带一下。

地宫坍塌前。

狄仁杰看着王元芳吃了那安王的一掌,直直地躺在了地上失去了知觉,自己头脑里也有一阵阵的眩晕感传来。

“狄仁杰,我知道你还有很深的执念,直说无妨。”

狄仁杰也不知道这是哪里了,周围白蒙蒙一片,只听得那个声音在自己的耳畔回响起来,他根本不想知道这是一个什么地方。但是他的确有执念,他有所求,他想求王元芳不要落得一个不可挽回的结局。

“我的挚友,王元芳,对圣上忠心耿耿,命不该绝,还请助他一臂之力。”

“这个我帮不了你,还要靠你自己的能力去修改这些事情。”

“如果...让他的父亲没有机会谋反呢?”

“.....可以是可以.....只是这样.....只能把他们家定到离这里远一点的地方了。王佑仁的野心是不小的。”

“如果可以的话,请仙姑出手相助。”

“你取代他的地位,当一个一世在京城的官宦子弟。但是这样一来你们这辈子也没几个机会见面了而且那个放浪不羁的狄仁杰当真愿意被困在宫闱之争中吗?”

“我没什么所谓,只是....”

“你希望他能够记得你,记得那段游历的日子是吗?”

狄仁杰回头看了一眼王元芳,躺在地上已经几近断气的他全然不像之前认识的那副高傲的模样。只要是能够让他继续像以前一样活在这个世界上就好了。

“是我想记住他.....”

“这是对等的狄仁杰,你自己也很清楚,他对你和你对他的感情是几乎没有差别的,修改记忆的时候没有办法做到不均等的分割。”

“那让他记住我吧,但不要让他记得那些伤心的事情。”

狄仁杰在清单上面一笔一划地写出那些美好的过往,那些他想给自己留下有关王元芳的记忆。凭他的能力他已经猜得出来对话的人是谁了,这一次和仙姑的对话结束了以后,可能这辈子就没机会再努力想起长安城里叫王元芳的少年了。他回头看着王元芳的脸,似乎久久不能下去最后一笔。

“好了。”

他把纸递过去,然后眼前一黑。

等到他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已经是户部尚书狄知逊之子,而王元芳是扬州富商王佑仁之子。除了他们二人以外,没人知道那段不复存在的游历和情愫了。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