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田姜丝.

原ID:为谁风露立中宵。

【蔺靖】【楼诚衍生】无人之境

这是一篇琰琰芳心暗许鸽主然而鸽主还在loading阶段的文
我明天开学了要我一定好好填坑我保证!!!!!!!
不多说啦我放文,时间线地点线略错乱请见谅
手机码文格式可能会有点问题 略ooc 勿拍 不喜点xx
当然喜欢给我评论什么的小心心什么的 我会努力填好的嗯。
彼时琅琊阁已经找到林殊了但是蔺晨并没有告诉琰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萧景琰第一次遇见蔺晨的时候,才24岁。

蔺晨跟随着南楚一年一度的进贡队伍进金陵城,彼时萧景琰换防结束,正带着军队准备离开金陵。

那是不愉快的一次擦肩而过,队伍里脾气冲得不行的戚猛和对方的副使发生了巨大的冲突。

萧景琰拦住戚猛的时候见到了一个穿着白衣的男子。那个时候萧景琰并不知晓所谓的琅琊阁到底是什么来头,但是一袭白衣,一次照面倒是让他记了很多年。

他不知道蔺晨的心意,但自己某个夜里他突然梦见那个男人拿着一把素扇抵着自己下巴。

萧景琰在南楚的边疆营地里坐起身,睡意被寒风一丝丝地驱散,他梦见了那个男子,但他并不知道他姓甚名谁,只知道他在自己十步开外的国境线的另一端生活着。

他想,依照他不羁的性子,那人即便不是南楚皇室贵族,大抵也是一些受以重用的使臣。他辗转反侧了好一会儿,又希望蔺晨最好不是谋士。阴险狠毒之人,玩弄他人于股掌之间,他此生最恨这种人。24岁的萧景琰背负了太多的事情。一个皇子,其父为王,逐之边疆;其友为将,战死沙场;其兄爱民,冤死天牢。

自此大概三四年,萧景琰没有再见过他,只一次照面,世间最奇妙的是有些人哪怕仅仅只是一两次打个照面都能给你带来莫名的熟悉感和安全感。

一般来说,萧景琰的军队是不会跨过那条线到南楚去的。但蔺晨这个号称天下无其不知的琅琊阁主竟认不得大梁皇室特制的奇锁解法。

毕竟有些许砸自己的招牌,请萧景琰去琅琊山还是偷偷摸摸私下飞鸽传书的。

萧景琰本不可前去,一来怕是敌国圈套,绑了他去当质子要挟大梁,二来,兵营不可无将,万一受人偷袭可是要乱了套的。

但是萧景琰想去,他想要跨过那条边界,看看那人住的国土。

他很反常的给皇宫修书,说是邻国不得意,解不开梁王赏赐的锁,正苦求大梁皇室前去揭秘。梁王一听倒是开心,心想南楚的确如此这般低能,竟要去求他们的皇子。

他倒是想起来大约三四年前遇见的那个男子的面孔。他翻了一下柜子里的手札,是三年十个月零7天前。

他一眼便对着对方暗许了,然而对方什么都不知道。

萧景琰很羡慕蔺晨,羡慕他的自在得意的表情,羡慕他意气风发的眉目,羡慕他手执扇子指点迷津的疏狂,更羡慕他不像自己生于这样的天家,被框框条条束缚。

萧景琰其实是个矛盾却叛逆的人。他渴望跳出去,他想找蔺晨,想要见他,告诉他自己这三年多来的朝思暮想。但是又不愿意留下一桩无解悬案和自己不受宠的母亲在人情世故冷暖跌宕的皇宫里。

他想,当年的祁王,如此受重视,尚且听人妄言便被处死,自己倒不如被放逐,流浪江湖要好更多。可是他只是想,他不能。

萧景琰收拾好了行囊踏入了南楚的境。

一路上萧景琰都有过幻想,如果在路上偶遇那个男子,应当要如何打招呼,要怎么寒暄。他连男子住哪儿,姓甚名谁都不清楚,要在偌大的南楚遇见他,似乎是天方夜谭。

萧景琰想出七七四十九种可能,但现实给了他第五十种遇见。

他颇为失望地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蔺晨正站在他面前,这次不是白衣了,而是蓝色丝绸白鹤暗纹的外衣。但是隐约投来的气质,倒是和三年前的初遇时分毫不差。

『大梁靖王来访,真是稀客呀。比起前些年见面,殿下倒是长高了。』

萧景琰心下一颤,他还记得自己和他见过一面。

『我叫蔺晨,琅琊阁少当家的。我们江湖人士,不涉政,不懂你们皇室考究,起居饮食还是看礼官的。』

蔺晨,既然你现在又再次和我见面,我定然不会轻易放你走了。

再有一个月,萧景琰就要28了。他心想,自己一定要干一票大的。


评论(1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