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田姜丝.

原ID:为谁风露立中宵。

【蔺靖】【楼诚衍生】无人之境(二)

本来明早要再起 然而扁桃体大发炎我实在无法入睡
吞口水就像咽刀子一样地痛啊
还是爬起来更文了
不知道自己一时恍惚会发生什么奇怪的手癌
狮子饲养完结了宝宝心里方
没有日常食用粮了嘤嘤嘤
好了我扔这章的文了给自己的废话打败了。
——————————————————————————————

原文再叙,话说上回大梁靖王殿下对路边白衣飘飘的男子蔺晨一见倾心,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后福。在去南楚的路上萧景琰想了一路的偶遇又失望了一路,最终在踏下马车的那一下他biubiu的小心脏还是炸成了一朵烟花。

“还不知先生大名?”

萧景琰在人前一向如此,他的生母静嫔教育他波澜不惊,心如止水,他学进去了几分不晓得,但在别人面前,他决不是那般轻浮跳脱的人。

蔺晨合上扇子,对着他挑眉示意,却也不忙着自报姓名。

“哎呀,先前就听说你们大梁皇室人才济济,不仅经世治国,还个个都一表人才。只是断没猜到,靖王殿下英姿的确了得。若是在江湖上,只怕不少美人榜的姑娘都不是殿下的对手。”

蔺晨又在日常胡扯,琅琊阁的伙计说。

这个不识好歹的家伙竟敢调戏我们殿下,列战英说。

刚刚见面就来这一下看来他还是记着我的,萧景琰说。

“咳,我叫蔺晨,蔺是琅琊阁的蔺,晨是早上的晨。”

蔺晨觉得周遭气氛不大对,咳嗽一声赶紧转移了话题,但万万没想到此时萧景琰依然当机状态中。

“先生,冒昧一句,琅琊阁里没有蔺字。”

蔺晨转过头看了一下琅琊阁大厅里那个意气风发的草书,摇了摇头。

“殿下真是有情有义之人。”

其实揭秘也不是特别繁琐的一件事情,但总不能让人家大老远跑来南楚,事情完了又让人家赶紧滚回去吧。

按南楚礼律,萧景琰本该以皇子规格到宫中做客两月。

然而.........

“殿下,您应该启程去京城了。”

萧景琰晕倒了。

在蔺晨的书房里。


蔺晨把他搁在床上号了脉,看了看他皱着的眉头,心里多少也明了了。


半晌,萧景琰醒过来了。蔺晨一袭蓝衣站在床边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瞄着他。

“靖王殿下,你可以啊。我这辈子还不知道有哪个皇子会像你一样给自己下药毒晕自己的。”

“先生可曾告诉了别人?”

“没有,你也别解释,这件事上,咱们点到为止。”

蔺晨摇头晃脑地出了门,又走回来。

“我让他们告诉大梁你去京中了,你的一行人马为了伪装也已经下山,不乐意去你就在我这儿好生呆着,别下山嘚瑟。两月之期一到,收拾好你的东西回你该回的地方。”

蔺晨这话不重不轻,似是在生气,又像是担心,然而萧景琰本着一颗倾慕的心还听到了宠爱。

“先生,下月初七,是我生辰。”

“知道了。有什么是我琅琊阁不知道的。”

其实蔺晨是真不知道。

蔺晨甩甩刘海准备出房门,耳朵上的银环反射了夕阳的光,萧景琰被这个发光的家伙迷了一阵子神,所幸他并没有面对着自己。

“别再想着给自己下毒了,玩点什么不好。还有,琅琊山上随便逛随便玩。但是我卧室后门的院子,你要是敢碰一下,我马上把你绑起来扔回大梁。”

萧景琰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莫非这个琅琊阁主还好金屋藏娇这口?

“小苏啊,你那个发小现在住在琅琊山,长得挺俊俏,怎么脑子好像不太灵光,总是爱看着人发呆。”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