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田姜丝.

原ID:为谁风露立中宵。

【蔺靖】【楼诚衍生】无人之境(三)

其实写完了很久了 但是一直忘记放上来
我本来是想到了“十指不沾阳春水,今来为君做羹汤”
但是十指不沾阳春水是形容女子的哈哈哈哈
琰琰吃醋了 嘤嘤嘤
遥想28岁那年  鸽主连青丝绕都没打算用
其实正主说什么没有关系的 毕竟我们本身是圈地的
一切都是靠自我的思考升华的
——————————————————————————————————

“景琰他.......从小就耿直。他呀,骨子里傲得不行,也不娇气。别看他总像是发呆的,他可不傻。”

蔺晨给梅长苏把完脉,写下一张方子。“那小子,长得就像一头水牛总瞪着他那眼睛,不过还挺俊的。在众牛里算是个美人。”

“你比他大不了几年。你没告诉他我在吧?”

“行啦,等你入金陵的时候一鸣惊人便可,给这个好奇心重的靖王殿下保留些悬念。”

蔺晨摇头,“你的事情给他影响可大着。他和你提及的模样出入不小呢。”

其实萧景琰还是和以前一样。长高了,削瘦挺拔了,内心却也更倔了。

他越发厌倦朝堂,厌倦皇室里面的尔虞我诈而已。如果可以他倒是希望能住在似琅琊山一般的山里与世无争,日日把酒掂花。

“蔺晨,今晚吃什么。”

“靖王殿下,琅琊阁的厨娘今天下山采购去了,每两个月,就有一天如同今天一样,你问我啊?恐怕我们今天都要饿肚子咯。”

古语有云,“君子远庖厨。”

不过萧景琰进宫时,看着静妃做了不少菜肴,他有时也好奇心大发跟着偷偷学了些去。

“今天的饭菜就交给我吧。”萧景琰抬眼看着蔺晨,明眸一双闪到了琅琊阁少阁主双眼。

萧景琰把袖口捆好来揦起来,学着母妃在御膳房里的动作开始准备烹饪。

然而事实是,有些东西只是看着挺容易的......

一个半时辰以后蔺晨和萧景琰看着桌子上的饭菜,竟没有任何食欲。

靖王殿下,光凭看是学不来的。

话虽如此,蔺晨看着萧景琰面对一桌没法入口的饭菜硬着头皮生生下咽,倒觉着这头水牛有几分可爱。

萧景琰感受到对方的目光投在自己身上已经好一段时间了,咽下最后一口菜把碗搁在桌子上。

“蔺晨,我还有一道甜汤没有出锅。”蔺晨差点被茶水呛到。

其他的不说,百合清酿却是出奇美味。

“我每次入宫,母妃都要做一道百合清酿,夏季吃起来甚是消暑,吃了十来年了。竟是唯一拿得出手的菜,见笑了。”

萧景琰耳朵都红到脖子根上去了,蔺晨从格子里拿来茶壶和两个精致的杯子递给他。

“做饭啊,苦力啊,完全不是美人需要做的事情。还是多品茶赏花,来得更有意趣。”

萧景琰好酒,但茶叶的了解远不如日日品茶作乐的蔺晨,但一个大国的皇子再不济也不至于连眼下这一口也品不出来。

他的确没品出来这是什么。

“怎么样殿下,这茶可好?”

“茶汤色淡质厚,入口绵滑,不涩,但没有回味的后劲和甘甜,香味浓厚但不持久,细闻好像还有些许药香味。”萧景琰摇摇头,看着杯子里的茶汤“我在宫中没有喝过这样沁香的茶。”

“琅琊山后的野生茶树,我和采药师下山时无意中发现的。这不是贡茶,殿下当然不曾喝过才是。”


“佛家有云,茶有三德。一是能助人精神焕发,通夜精神。二是助人胃肠消化,除去饱滞笨重感,轻神气。三是不发,这个不发嘛......”蔺晨笑了笑,“我倒是从未觉得有什么不发的。”

“蔺晨,不发是什么意思?”

“..........靖王殿下,食色性也。岂有一杯茶就能使人不发的道理。”

他说着要起身出去走走,萧景琰执意留在室中赏鉴他的字画,蔺晨也见拗不过他,哼着小调独自离开了客间。

萧景琰在蔺晨柜子里抽出画卷时落下了十余张落款写着蔺晨名字的画卷,画中男男女女面目清秀并却无重复的面相,个个都俊丽得有特色有风情。

有的卷幅上还有落下的绛色唇印,萧景琰只觉得万分扎眼。




评论(9)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