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菜鸡。
农学狗(。)

烟(竹马,微山,一发完)

“nino,你为什么又在抽烟?”



“你也要来一根吗?”



相叶雅纪回到公寓的时候发现灯全都关着,阳台上模模糊糊的黑影手里有一个橙红色的小亮点,那一定是二宫和也趁他不在的时候跑到阳台吸烟了。



这不是第一次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相叶雅纪发现只要自己离开家外出工作一段时间,二宫和也就会在家偷偷地抽烟。有的时候是地上的烟灰,有的时候是阳台上莫名的焦痕——像是谁无意中摁熄了烟头,出卖了他。但是像今天一样推开门发现那个小小的身影站在阳台上,指尖夹着一根燃烧的烟倒真的是第一次。



“你为什么说又?”



“...........难道不是吗?”




  -所以自己以前在家抽烟果然是太没有防备了,天然如相叶雅纪居然也发现了。




二宫和也第一次抽烟是14岁,他和同校的好友樱井翔正处在叛逆到恨不得飞天遁地的年纪,某天放学以后他们打了一个赌——二宫和也到底能不能在学校后面的巷子里吸完一整支烟。



真的是一个无聊的赌局,现在二宫和也看着樱井翔完完全全精英状态的打扮偶尔还会想起当时的事情。



说是后巷,实际上是学校一部分人放学后的必经之路,不少老师和学校领导也会路过这里回去,在这里吸烟实际上就是厕所打灯笼——找屎的。但是年轻人嘛,越是刺激,也是想尝试一下。于是在踢完球以后两个人跑到后巷里完成这个赌局去了。



二宫和也学着电视里面的人把烟叼在嘴上,打火机点燃香烟的另一端的同时轻轻地吸了一口气,动作看上去还挺娴熟。



“想不到啊,你以前一直都不抽烟动作居然这么熟练,是...”樱井翔连话都没说完,二宫和也就因为被烟呛到而猛烈的咳嗽起来。



“.......没事,今天这局我赢定了!”缓过来以后二宫和也满脑子都是那个赌局,已经是晚上七点多,学校鲜有人在这个时候出校门,只要抽完一根烟就可以顺利拿到一整套今年所有会出的游戏卡带,真的不要太值了!!



“二宫,把烟灭了。”温暖而又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了。二宫和也大概也就用了几秒钟辨别这把声音的主人。




“雅纪,你去买个饭回来我们就不在这抽了~”樱井翔过去拍了一下自己的同班同学。



“你都不怎么抽烟居然还挑唆小学弟抽,真拿你没办法。”相叶雅纪看看樱井翔又看看站在旁边举着烟的小学弟——二宫和也一脸无所畏惧的表情站在原地盯着他。



相叶雅纪即使是风纪又能拿他怎么办呢,依靠成绩说话的学校是不可能对他这样的学生做出通报以上的处分决定的,光是靠着成绩这块免死金牌,二宫和也就已经可以在学校里为所欲为了,更何况这个学校的投资人还是自己的叔叔。


“二宫,把烟灭了。你是想自己掐掉还是我帮你掐掉?!”赌上高年级风纪委员的名声,今天说什么都要和这个年轻的小家伙杠一下,但是这句话说出来以后相叶雅纪就后悔了。



-   谁?我刚刚说不然谁掐掉?我吗?不!!我真的怕烫啊!一时口快以后相叶雅纪的内心居然出现了挣扎,在校园后巷硬刚的过程中他第三句话就出现了一个让人窒息的盲点。



“要不还是你来帮我掐掉吧。”二宫和也挑挑眉。



-   噢我的老天爷,盲生你发现了华点,这下我该怎么办??后巷里的气氛沉默且富有诡异的张力,但此刻相叶雅纪的内心实际上是站在崩溃的边缘了。



-   算了算了,说都说了,今天一不做二不休让这个小子看看我的厉害。



相叶雅纪颤抖着把手伸过去,准备把心一横掐掉还在燃烧的香烟,就在手差不多够着火星的时候二宫和也突然“嘶”一下把烟头摁在了身后的砖墙上。



烟灰在墙上留下了一个黑黑的小圆点,二宫和也对着墙壁露出了一个难以辨别的笑容。



他们其实见了无数次面,放学以后的球场上相叶雅纪会和二宫和也打个照面,无论是同队还是不同队都会偶尔点一下头相互示意。班上沉迷二宫和也这样帅气且叛逆的男生的大有人在,甚至两个人的家似乎非常近,相叶雅纪有的时候在放学上学的路上会遇到正在等同一班车的二宫和也,认真地打着游戏机或者听歌。



——却从来没有真真正正地打过招呼说过话。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相叶雅纪非常自然地直截了当地喊出了他的名字。



二宫和也的心跳在那一瞬间居然漏了一拍。



三天之后樱井翔知道了这件事情,一脸平静但突然疯狂提问。



“惊讶是惊讶,但是我比较好奇你要怎么才能把相叶那个认真且天然的人攻略呢?”



“我二宫和也想要的,说什么都要得到!!”



两个在学校疯狂打照面的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说话的场合居然是后巷里的吸烟抓包场面,而在这之后的三天里,二宫和也居然接受了自己实际上挺喜欢相叶雅纪这个设定。疯了,真的是疯了,樱井翔心想,这到底是什么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泥石流剧情。


“你当时还不是一见钟情迅速攻略下了大野前辈吗?”二宫和也白了面前这个人一眼,“你还非常鉴定地说即使是要分居异国度过几年也一定可以完美地守护这段感情呢,然而这居然是在你把球踢飞,打到他头上害大野前辈的画上印了自己半张脸之后的一个星期不.....”



“快停止!!你这个家伙!!可别小瞧异国恋啊!!!”樱井翔发出了不良的吼叫,“我和尼桑怎么说也在一个社团里呆了两年啊!你即使向我取经我也没法教会你怎么攻略才认识了三天的家伙好吧?”



心累,二宫和也感到心累,爱一个人真的好难噢,我今天下课就要去堵他!



当然他还是没有去,在追求他的学姐孜孜不倦喋喋不休的骚扰下,二宫和也终于摸清了相叶雅纪他们班的课程表和他本人的时间安排。



樱井翔:“这个事情你问我不就行了吗,我和你的相叶前辈可是同班同学,快叫我两声前辈。”

 


“这么随随便便就搞到了也太没有诚意了,打boss之前肯定要四处搜集情报和各类装备才显得这款游戏的交互体验完美十足啊。”



行吧,你高兴就好。



摸清了相叶雅纪的下课时间以后二宫和也每天都带着一包烟准时准点地出现在后巷里,看见目标对象走出校园他就迅速且熟练地掏出一根烟点着然后装作肆无忌惮状吸着——站在巷子正中间吸。



“masaki,这么巧啊,来根烟吧!”言语里充满了挑衅,但是少年的耳朵却是肉眼可见地红了起来。



一开始相叶雅纪每天路过这里的时候都感觉忐忑不安,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自己差点出糗,后来居然还被这个学弟缠上了。但是就这样过了两个多星期,他发现那个叛逆的小子大概也同样是抱着忐忑的心情站在这里的,虽然他一天下来很疲倦,虽然他急着回家看尚未看完的漫画,但是他突然饶有兴趣地猜想这个每天叼着烟堵他的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masaki,这么巧啊,来根烟吧!” 今天的二宫和也依然堵在路上笑眯眯地看着他。



“所以你每天站在这里就是想和我说这个吗?”今天相叶雅纪的好奇心终于击败了他的紧张感。这下轮到对面那个人紧张了。



“那.......那...不然.......我们吃点什么?”二宫和也挠了一下头,支支吾吾地说。



“我知道有家拉面店还不错。”



相叶雅纪拿过二宫和也夹在指尖的香烟吸了一口,然后把它摁在墙上灭掉了,烟灰残留的黑点和上次二宫和也留下来的那个聚在一起看上去好像一双豆豆眼。



“我们走吧,你以后还是别抽烟了,对身体不好。”



理论上来说,二宫和也最后一次抽烟是在15岁。他在生日的时候抽了一根烟,然后相叶雅纪把他一整包烟丢掉并吻了他。



一个烟草味的初吻,吻完以后嘴里残留的味道像是刚刚吃过糙米卷,二宫和也总是这样形容。



事情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现在他们有共同的新家,各自有自己的事业。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相叶雅纪出差超过三天以上,二宫和也就莫名的想抽烟。



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一种反射。

 


或许早年他在堵截自己未来的恋人的时候,他的身体记下了这个行为,只要想见到相叶雅纪的时候,他就拿着一根烟站在巷子里;只要点燃那根烟,他就能够和相叶雅纪搭上话头,哪怕最初的时候只有重复且单调的一段对话。



二宫和也关上灯站在阳台上抽烟,夏天的微风带着一些植物花和叶子的味道,闷热的夜晚把它们焗出了独特的好闻的气味,和烟味混合在了一起。 他半眯着眼,好像看见了14岁的时候一个叛逆却不经世事的少年,站在昏暗的小巷子里急促地点燃一根烟,那个时刻空气里的味道和此刻他闻到的别无二致。



他听到门外有人在转动钥匙、推开大门。




“kazu,快把烟灭掉。”


“masaki,这么巧啊,来根烟吧!”



——————————————————————————————

感觉自己有一丢丢ooc了  入坑以来的第一次写文

因为以前的老坑中发现自己坑品非常糟心

于是干脆都弄一发完好了   

欢迎给我评论啥啥的  另外   吸烟有害健康请大家注意身体











评论
热度(19)

© 岛田姜丝. | Powered by LOFTER